新能源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VC机遇虽多,但门槛高、投资强度大

作者:韩雪松发表于2020-07-05

2019,浪潮翻涌,挑战不断。10月1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中国创业武林大会在北京召开。围绕智能科技、教育、消费、新能源、大健康、企业服务等行业,创客和投资大佬们分享前沿趋势、解析投资策略。

此外,「2019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新芽榜50强榜单」、「2019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风云榜50强榜单」、2019投资界「F40中国青年投资人榜单」等多个奖项也在大会上揭晓。作为国内首家投资维度的企业评选,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评选(Venture50,简称V50)已陪伴创业者十四年,现已成为行业内评判高成长企业投资的最权威的参考标准。

在下午分会场上投融访问环节,,深圳市晟世联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明,国合伙人、董事总经理,深圳市科纳能薄膜科技董事长萧生刚共同参与了“新能源 新生态 新未来”讨论,从投资人、创始人的角度探讨资本如何赋能新能源产业以及新能源产业未来发展。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整理:

韩雪松:我们很荣幸参加清科的武林大会,这一场主要是讲新能源行业整体情况及投资和创业机会。我们先请三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

刘宇明:我是晟世联能源刘宇明,我们是从事填埋气、热体气等生物质气体的公司。成立三年,我们用同行业三分之一的总资产,实现了行业三甲的体量。因为我们一年融了三次钱,并且率先实现了不依赖补贴可以盈利的新模式,成为生物质气体行业的一个标杆。

马若鹏:我是来自国中创投,是一家专门从事风险管理的机构,由深创投和深创投核心团队共同组建,专职管理中小企业管理的首支实体基金。这支基金是2015年李克强总理为支持双创,在国家层面发起设计的一支国家级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最大的出资人是财政部,占25%的出资比例,然后引导各地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专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创业发展。

国中创投主要关注三个领域的投资,一是泛TMT板块,二是医疗板块,三是科技板块。其中科技板块就包括我们今天探讨的新能源领域。新能源在国中创投的投资布局里占很大的比重。1999年我从事风险投资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新能源项目,对新能源板块情有独钟。

萧生刚:我是深圳市科纳能薄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我们公司主要从事光伏高效电池研发,是一家初创企业。我们瞄准光伏电池里面高精尖电池量产工艺,以及围绕相应的生产制造设备平台开展研发工作,致力于突破它的工艺量产技术,为我们国家光伏技术的发展做一点自己的努力。

韩雪松:萧总在光伏行业和能源行业从事多年,谈谈您对中国新能源行业的认识和评价。

萧生刚:从国家电源结构来看,2010年,传统火电占73%,水电占22%,核电1%,风电3%,光伏不到1%。整个新能源和风电加起来不到4%。但是到了2018年以后,火电发电降到60%,水电降到19%,核电上升到2%,风电上升到10%,太阳能上升到9%。短短八年时间,从4%增长到19%,充分说明新能源的发展是非常迅猛的。它不光能够逐渐取代传统能源,在工业发电方面,也会带来很大的变化。

去年,全球光伏装机累计516G瓦,预计到2030年达到1700多G瓦,2040年达到4000多G瓦。本世纪末,光伏发电将占到发电量的50%,所以新能源发展是很快的。再加上其他的风能、生物质、垃圾焚烧,以及其他新兴能源,整个能源结构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韩雪松:请问马总,您认为新能源目前发展趋势如何?您在该领域做了哪些布局,或者未来准备在哪些方面做一些布局?

马若鹏:我国发展新能源是从1995年开始的,真正快速发展是2011年。2018年,我们的新能源占整个国家能源的比重22%,预计2025年达到50%,这个发展空间是巨大的。加之前期我们在风能和太阳能上都有不错的收益,所以我们愿意在这个行业布局。

对新能源来讲,除了我们理解的太阳能、风能,还有很多领域适合布局,比如地热能,潮汐能,氢能、核能和生物质能等。我们在核能的上游,原材料领域进行一个积极的布局。在氢能汽车方面,日本布局非常早。去年,李克强总理参观日本后,我国的氢能开始启动,所以氢能方面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点。还有新型地热的开发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点。

韩雪松:作为行业资深人士,刘总觉得我国新能源发展还有哪些问题,作为企业面临着哪些问题?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刘宇明:第一,解决现金流问题。我们在内部做了一次革新,令我们生物质的发电成本是同行业的60%,单体规模会更大,率先实现不依赖补贴,也有30、40%的利润。第二,跟储能充分结合。晚上的电是卖2毛钱,白天没有补贴是4.5毛,现在跟化学电学储能结合,把我们的电充到大型充电宝里面去,采用备电柴油发电机替代柴油发电机,用存下来几毛钱卖给他们。随着深圳和上海电动车越来越多,尤其是电动重卡,都是需要快充的,快速充电宝可以解决快速充电的问题。充电宝可以实现今天多次的充放,用户侧一天只用一次,用在替代柴油侧,可以实现一天充放两次,或者是两次,翻台率越来越高,现金流越来越好。

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觉得经济越发达,技术越发达,能源的成本越低,未来可能助推整个经济发展。对于投资公司来讲,我认为这几年是布局新能源领域最好的时候,有很多创新点。

韩雪松:新能源行业的产业对资金的需求量比较大,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萧总,国外光伏行业目前状况如何?您认为中国光伏行业未来三五年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萧生刚:我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光伏制造基地,我们的产能占到了80%。有很多行业支撑着光伏的发展,包括装备、材料,都会进入到这个领域中去,会带动一批产业发展。国外也一样,在光伏发展上面,它的规模虽然没有我们大,但是技术上面,我们并不是领先的,有一定的差距。我们研发的项目,就是希望能够把比较好的产品量产,实现产业化。

韩雪松:萧总的企业是一个初创企业,也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去年光融资就融了一年,现在还没有完成,跟我们谈一下你的体会或者是经验。

萧生刚:初创企业因为规模小,在融资过程中有很大的困难。另外,投资界对新技术的评估方面,我认为还是有一些欠缺。很多前瞻性的技术要得到投资机构的认可,就需要投资机构花经历去了解。经过这一年多的融资,我感觉到这是双向的。不仅投资者要关注新的技术,提高承受风险的能力,企业也要好好推荐自己的技术,展示自己的技术,只有双向互动,可能才能达到自己希望的结果。

韩雪松:萧总的企业去年融资不顺利,除了自身原因外,还有投资机构对新技术的理解不太透彻,也间接批评了投资机构,要加强自身的专业学习和理解。与萧总不同,刘总一年融资三次,发展非常快,您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融资这么快?

刘宇明:去年12月,我们拿了东方富海A轮融资,今年7月融了B轮,现在拿C轮。每次我们提出跟外面去融资时,东方富海都说不要了,他们继续投。我认为这跟东方富海团队的理念契合,一是投人,二是投赛道,他们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在生物质发电领域里面,我国的生物质有十倍的增长空间。

发展快的原因是我们做了工程创新,跟占有资源的公司进行合作,避免了原始项目开发的长周期。2016年公司设立,当年只做了800万多电的收入,到2018年已经达到2亿度电的收入,预计明年会达到12亿度电的收入。我们保持了高增长,也是满足了投资人的诉求。

韩雪松:马总作为行业内投资大咖,您对创业者的融资有什么好的建议?

马若鹏:对投资人来说,投新能源产业顾虑比较多的。第一,信息不对称。由于技术保密的原因,企业很多技术的细节不能向投资人透露,给投资人在判断技术的成熟性和先进性上,带来很大的困难。第二,进入门槛比较高。一个是投资强度,一旦产业化以后,投资强度比较大。另一个是很多新能源技术都是配套能源、电力,或者其他行业大的企业,后期的投资规模又大,资金沉淀又比较重,风险较大。第三,同质化的企业较多。所以从技术壁垒上来讲,也是投资人选择投资企业的一个非常慎重的考虑。

对于早期新能源企业或者是创业期项目,我建议放低身段、降低条件,迎合投资的要求,尽快拿到资金,就有机会率先领跑,率先产业化。对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新能源企业,规模就是吸引投资的主要考量标志。比如说新能源汽车,同质化上规模的企业都比较多,你的规模如果领先于别人,就能更早的拿到资金,更快的进行发展。

韩雪松:新能源的创业企业,对资金需求量比较大。这里我给创业者提三点建议:第一,学会包装自己,“忽悠”投资人。要学会跟投资人打交道,把亮点清晰地告诉投资人,打动投资人。第二,要有耐心,融资工作很复杂。第三,现在的创业企业可能需要多轮融资,需要创业者尽快取得阶段性的进展,只有这样,后期融资才会更顺利。

韩雪松 萧总 新能源 刘宇明 马若鹏